首页教师首先是个大写的人

教师首先是个大写的人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07 11:19:13

汉语老师不会不熟悉易建联的名字。

宇易生于1929年,1951年就任教师。从上海的第一批特级汉语教师到校长,她一直在教育教学的第一线战斗。现在,90岁的她仍在主持上海中国学科道德培训基地的工作。宇易已经出版了2000多门公开课和600多万字的专著。教育部采纳了许多重要观点。1997年出版并不断重印的《语文教学谈话记录》一书已成为许多语文教师必备的书籍。去年12月,宇易获得了“改革先锋”奖章。今年9月17日,他被授予“人民教育家”国家荣誉称号。

宇易的弟子谭宜斌说,这位老师有很多头衔和荣誉: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几所师范大学的兼职教授、全国“三八”红旗旗手……但她最喜欢的头衔是“老师”。余一曾经说过:“老师首先是个资本主义者。”

语文课堂空间广阔

王伟,上海特级教师,杨浦高中语文教师,1985年初毕业于中学。作为宇易中文班的学生,他深深感谢老师,并相信她的教学有助于成为一名优秀的语文教师。

王伟回忆说俞敏洪的语文课丰富多彩。她注重学生听、说、读、写能力的全面发展。给她印象最深的是她在班上组织了“口语练习”。上课前,她给学生们一个话题,让他们轮流在舞台上发言,然后她综合学生们的意见并给出分数。当时,身材矮小的王伟(Wang Wei)第一个上台,按照“一件有趣的事情”这个话题讲述了在马戏团里看猴子爬杆子的故事。学生们一个接一个地发出嘘声,无缘无故地批评他。然而,俞敏洪称赞了他,说你的演讲很响亮,你是第一个登上讲台的人,给了你80分。王伟觉得当他担任老师的时候,面对几十甚至几百人的公开课和讲座,他不会太紧张。这都是由于当时的鼓励。

宇易还拿出他的特殊教师津贴,为他的同学们买最喜欢的书,并建立了一个班级图书馆。她安排学生独立编辑报纸。她还邀请了过去的学生,如艺术评论家毛沙扬和作曲家朱嘉儿,给学生们讲课,并带他们去博物馆开阔视野。"语文学习不仅仅是学习课本知识,它都是由老师教的."王巍说道。

王伟觉得余老师不仅激发了学生对语文的兴趣,培养了学生敢于提问的品质,而且让学生感到“真诚”最珍贵。余一鼓励学生在课前预习并提问,“对老师来说难做更好。”宇易的公开课没有排练。有一次,一名女学生在“变色龙”公开课上指出,老师的板书“没有波浪,不能反映文章的内容”。余一要求女学生修改它。修改后,观众鼓掌。

宇易的孙女黄寅告诉记者,务实严谨是奶奶一贯的风格。她会把课堂上需要说的每个单词都写在笔记本上,然后转换成口语。虽然需要时间和努力,但她一丝不苟。

宇易的语文教学思想已经坚持了几十年。宇易的弟子、现任上海市教委教研室副主任谭宜斌表示,20世纪80年代,宇易在语文教育中提出了“教书育人”的理念。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还提出“工具性和人文性是一个统一体不可分割的一面”,并将人文主义推进到全国中小学语文课程标准中。21世纪以来,余一还参与了上海的许多重要研究项目,如《上海民族精神教育指导纲要》、《大中小学德育课程的总体规划与建设》,并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意见。

谭宜宾说,余一老师的教书育人思想富有时代性和前瞻性,体现了知识分子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这也回答了宇易的一句名言:一只肩膀承载学生的现在,一只肩膀承载国家的未来。”

他为人正直,堪称楷模。

1984年秋,根据上海小学教师培训的需要,在杨浦中学的基础上,以余一为校长,恢复了第二师范学校(以下简称“二师”)。现任上海市杨浦区党委组织部副部长布健认为,二年级的四年是她人生的黄金时期,因为她深深感受到了余一“为人师表”的办学理念。

当时,二科学生没有毕业、深造和就业的压力,所以师生没有很强的教学动机。宇易让老师和学生一起讨论,“我可以教其他的推广课吗?”,“我还想参加什么兴趣班?”和“如何在小学基础教育中全面发展”等。,这点燃了教学双方的动机和热情。因此,除了普通课程之外,学校还开设了10多门选修课程和许多协会。

在二年级,宇易要求学生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一个良好的校园环境。在66亩有丰富绿色植物的校园里,所有的清洁工作都是由学生以班级为单位轮流完成的。除了扫地、打扫走廊和厕所、帮助做饭之外,学生们甚至不得不两人一组拿着杆子和木桶,从下一个居民区的粪池里捡粪便,在绿化带里培养麦冬。学生们忍不住发牢骚,宇易亲自做了思想工作。卜健说:“俞校长已经逐渐让每个人认识到,国家训练我们去上师范学校,不仅免费,而且每个月都有补贴。我们应该心怀感激,以使命为导向,让“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成为一种自我意识,培养道德品质,用自己的双手营造良好的校园环境,培养责任感和家庭、国家感。”

宇易先进的教育理念也体现在开放学校和鼓励学生出国交流上。第二年,第二师复课后,学校开设了一门新的第二外语——日语。学校还赢得了将学生短期送往日本留学的机会。经过层层选拔,布健作为两名学生代表之一去了日本。“为中国学生赢得荣誉”,宇易总统出国前的动员一直是她在日本期间的行动原则。这样,在余一的领导下,二师很快成为上海乃至全国培养小学教师的主导学校。

对名利漠不关心,永不停息地退休。

宇易30年前退休了。作为上海乃至全国的知名教师,有私立学校每年提供数十万元来聘用她。然而,领了几千元工资的宇易仍然无动于衷,继续在上海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前沿奋斗和实践。

多年来,余一一直是上海通识教育系统“双名”培训基地和中国学科道德培训基地的东道主。他在制定国家和上海语言课程标准以及培养优秀青年教师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谭宜宾说,宇易在教师教育方面既有远见,又有心血。1992年,宇易、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和英国牛津大学教育学院联合发起了一项青年教师培训计划。当时,对青年教师培训的研究很少,对跨国课题的研究更少。

宇易一直十分重视师资队伍建设,并将其视为一门特殊的知识。早在1986年,余一就召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成立了现代教师学习协会,强调以“三个方向”为指导:“现代化方向”是教育发展的立足点,“世界方向”强调开放的视野和参照系,“未来方向”承认教育的长周期。直到今天,余一一直强调,“教书育人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让一代又一代的教师带着理想、情感和责任去从事教学。这是中国特色教育学应该研究的问题”。

在余一的发掘和培养下,一批批年轻教师涌现出来,形成了全国罕见的“超级教师”队伍。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她培养了三代特级教师,并“教”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名年轻教师。出现了一些著名的教学专家。

余一有句名言:“做一辈子的老师,学一辈子的老师。”老师,这个职业寄托了她一生的追求和爱。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魏蒙奇来源:中国青年报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上一篇:十届河南省委第七轮巡视工作启动
下一篇:林加德发推:团结一致赢下比赛,祝贺格林伍德收获曼联首球